花死后
周末的早晨
我依然给空的土壤浇水

生命的某个部分
比物理的生命本身更长
对于一个生命来说
已经接近于永恒

太阳的永恒
是阴晴不定的
那一部分
每天都发酵

花死后
春天就陷入枯萎的泥沼
阳光也拉不出来
一同栽进去

我给空的土壤浇水
也给自己浇水

评论
热度(3)
© 死亡诗摄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