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树为最亮的星加冕
电线的枝芽敲开两扇窗

夜色淡蓝
和流浪狗对视一眼
就落下泪来

几栋楼围起的圣洁
几千栋楼倒塌般开阔

自来水冰冷
穿过逐流的管道
无力消解油污

夜晚扫起的灰尘安静
依然落到碗上

评论
热度(2)
© 死亡诗摄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