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香木死了
一直没扔

枝叶比薯片更脆
我碰了又碰
试探生命的迹象

浇水
我反复的浇
上次,很多次我这样挽救
挽救家庭,挽救事业,挽救便利店口的陌生人

清香木死了,还年轻
土壤湿润
绿色的干叶还是黑了
阳光照射着委屈的灰烬
没安慰一句话

清香木死了
细小的枝干挺拔
我坚持浇水
撕下“禁止触碰”的标签

评论
热度(8)
© 死亡诗摄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