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不睡呢
呼出血腥味
挑逗几只蚊子!

皮肤病预谋的沟壑
舞台苍茫
蚊子每一次的炫技
都显得可笑

坐在望京商厦,陌生的四楼
招牌的光亮稀疏,想到佩索阿
给这条街取个名字吧
叫阿勃丝大街,鲍克林斯基大道
抑或其他古怪的名字
下一部小说的主人公
名垂千古的小人物
才配得上这共享单车堆积起来的孤独

沉溺于蚊子的私语
怅然若失什么呢
这世上,上亿孤独的沟壑
又有什么出众的炫耀
和值得乞求的慰藉

猫一叫
楼道的灯就亮一次
这可怜的孤独,真是可笑

评论
热度(5)
© 死亡诗摄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