绕小区两周
买一桶三块五的矿泉水儿
老太太眯缝着眼儿
快关门儿了

空调的滴水
吧嗒,吧嗒
酒从楼外的雨水管儿流下

永泰东里三号楼
断尾猫
棕黄色毛发间穿行的手指
是每个夜晚,这样相互爱抚游魂的信物

坐在白色汽车顶守望
除了这沉醉的夜晚
不占有任何高贵

路中央躺着打滚儿
漫过这夜无尽的清凉

快午夜十二点了
楼上的争吵还在继续

猫在昏黄路灯衍射的树影中
无声徘徊

北京的夜,静的辽阔
摸着乳房
像吮吸两座山峰

评论
热度(6)
© 死亡诗摄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