幼稚的病毒,我藏着一把刀 

咳嗽
震动整个身体
甩出废物
半夜扔垃圾般的快感

喝奶
吐白痰
喝药
用黄色掩盖

血,我抛弃红色
丢入发疯的夏日骄阳
丢入躁动的房前,玩电报的孩子
吐血,只能唾弃生命的沸腾

病毒,脱离五界
原核生物,原生生物,真菌,植物,动物
什么生命都不是

咳嗽
我用全部废物供养这个病毒
天再晴时
杀出血

我不杀生
我擅于抛弃
血如清流的鼻涕
流过咽喉
吐血,仅仅转祭整个安然的疼痛

评论
热度(2)
© 死亡诗摄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