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——一个煞风景的无赖汉,穿上黄色的短褂,闯进那些在齐齐整整的常礼服、燕尾服和西装上衣下高一贵地掩藏着谦恭和礼貌的人们当中,这对我说来是无上的欢欣。

——马雅可夫斯基

评论
热度(1)
© 死亡诗摄/Powered by LOFTER